我的故乡山东素来以人性温厚、治安良好著称,自古就不是一个是非之地,不过上星期的一场爆炸却可能改变这延续了太久的印象,故乡的人民面对一场惨烈至极的谋杀更多的表现出来的是压抑太久之后的兴奋,500公里以外的我也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种兴奋,所有的朋友都在给我发短信——咱这儿也有恐怖分子了,济南也有汽车炸弹了,哈哈……
    那场让人“兴奋”的汽车炸弹爆炸案发生在7月9日,不管大家的想象力有多丰富,人们最初还是排除了基地组织、泰米尔猛虎组织、塔利班、法塔赫、爱尔兰共和军和东突厥斯坦的参与可能,至少他们都没有按照惯例出来“对此事负责”。但是案件现场的惨烈还是不免让人联想到布什总统统治下的伊拉克,一辆本田飞度在济南的繁华路口被炸飞,女车主被炸成了真正的骨肉横飞,流传于网上的现场照片可以看到,这个女人的肉一条条的挂在周围居民楼的窗户上。

    民众的好奇心和想象力每一次都是在得不到官方解释并且禁止媒体报道的时候迅速放大的,从12号陆续有朋友开始告诉我种种内幕——这个女人以前是招待所的服务员,颇有几分姿色,后来傍上某领导,成了公务员,然后又成了科级或者处级干部,她是被两公斤进口炸药炸死的,牵扯到很多官员和警察……这是7月13号我最后能够串联起来的信息。我在北京感同身受,跟大家一起“兴奋”的翻滚在各种消息之中,就像那个经典的传话游戏一样,每个人都变成了接受信息和创造信息的中心,每个人都是能搞到内幕的人,每个人都以一种自豪而亢奋的姿态向世人宣告:我们山东也能出这么大事。

    兴奋的猜测延续到周末,一个准官方的案情通报终于出来了,基本的情况与之前的各种传说基本相符,被确认的最新的细节却又把人们的兴奋推向了新的高潮:此案的主谋竟然是济南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段义和,具体实施的是他的侄女婿——济南市公安局治安3大队长陈志,据说这个女人手里还掌握着山东几十位高官的黑材料,后面陆续还会有不少当官的跟着倒霉。民众此时的心态除了兴奋其实是很复杂的:大家不能理解,一个这么大的官加上一个刑警队长想杀一个女人,需要用这么明目张胆、轰轰烈烈的方式吗?不能理解这些党的干部难道从来没想过自己终究会被抓出来吗?不能理解一个曾经的招待所服务员怎么会有那么多省级领导的黑材料,他们都是什么关系?这里面还有很多说不清楚的东西,但是丝毫不妨碍家乡父老的津津乐道,没有人会怀疑这个人大主任肯定要被毙了,但大家更好奇的是还有谁会为此而死,并且开始按照各自的逻辑去推演这个完全不符合逻辑的爆炸案。

    连锁反应还在持续,下午苏姐姐告诉我原来的省长梁步庭60岁的老婆在南郊宾馆跳湖自杀了,原因当然也是牵涉此案。我突然觉得整个事件怎么看都像湖南卫视和天娱公司操作的一场选秀,如此的惊心动魄、跌宕起伏、高潮迭起、丑闻不断,大概只有“快乐男生”才有这种实力。一场被彻底娱乐化的恐怖爆炸案,激活了家乡父老顽皮的细胞,每个人都像一个公认的好孩子偶尔做了一次坏事一样沾沾自喜。写到最后我也要为家乡父老做点贡献,再吹吹牛逼:1、爆炸使用的炸药是国外最高级的,比拉登用的还好;2、现在在google上搜索“济南爆炸案”有17万个结果,比搜“霸天虎”的结果还多。

plw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